/林國華博士

  「一個中國」隔著台灣海峽分治已經67年,海峽兩岸撇開軍事對峙不談,政經制度從奉行「共產主義」與奉行「三民主義」的迥然有別,待兩岸隨著軍事強人逝世而逐漸變革,演變至今「經濟制度」大概已相差無幾,政治上兩岸也逐漸邁向「依法治國」,台灣不願意兩岸合併為一個「完整中國」的反共勢力究竟是那些黨團呢?筆者區分為美式台獨、日式台獨與本土意識台獨三大區塊的黨團來分別探討。

 

政黨輪替凸顯真假台獨

馬英九執政八年,採取「不統、不獨、不武」策略,軍事上依賴美日保護,經濟上依賴中國挹注,創造兩岸的空前榮景。但在民主制度下的「中華民國(台灣)」,因為享有言論及結社的自由,台灣島內的反共台獨組織仍然借機活耀,剛好與主張兩岸統一的黨團互相抗衡,形成「統獨」互相牽制。隨著馬英九總統對本省籍的立法院長王金平「發動政爭」與內政諸多失策,因而斷送中國國民黨的執政之路。

 

如今的「中華民國(台灣)」已經由民進黨的蔡政府全面執政,傳統上支持民進黨的「台獨組織」陷入無作為的境地。剛好中國大陸因蔡英文未能在520總統就職演說中,講出持續虛擬的「九二共識」,導致中國對台灣馬上中斷官方的往來,因此又讓這些因反共也順便反中的台獨勢力有理由藉機再起蠢蠢欲動。 

日式台獨組織根腐凋零

從蔡英文在官邸的「除夕圍爐」中,除母親外還邀請日式台獨大老史明及美式台獨的蕭美琴兩位指標性人物共享年夜飯的舉動,已經給對岸暗示台獨勢力就在蔡身旁。 

520就職演說能講出維持兩岸現狀,代表蔡英文願意放棄台獨策略遵循「馬規蔡隨」但是中國鷹派不領情誤判形勢,導致兩岸政策冰凍,蔡政府西進受阻只好傾向美日靠攏及喊出新南向政策。日本是老蔣在台執政時期的台獨組織大本營,從第一代日式台獨指標人物廖文毅被老蔣召回台灣收服後,史明及辜寬明是日式台獨的第二代指標性人物。 

但史明暗示辜寬被蔣經國召回台灣摸頭後,早已放棄在日本經營的「台獨組織」,日式台獨在陳水扁執政時期算是揚眉吐氣的利益團體,如今在台的日本「灣生皇民」之後約300萬人,李登輝總統與前國民黨戰將楊偉中就是典型的「灣生皇民」,日式台獨組織已經不在日本而在臺灣了。 

但是台灣被說是「日屬美占」的大概是筆者曾認為是準叛亂組織的「台灣民政府」,但筆者認為這個「台灣民政府」並不透過參選從政,而是以收取註冊費(註冊身分證,車牌號)及開班賺學費給職稱(州議員、眾議員)為目標的「政治補習班」,是親日反中的變調台獨組織。 

美式台獨組織逐步式微

美式台獨組織當然以「台灣獨立聯盟」為最大本營,美國基於戰略需求把台灣當成堵住「中國下體」的一顆棋子。台灣戒嚴時期比現在對岸的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更別談結社與抗爭的自由了,現在的678年生的台灣青年,很難體會當年的台灣實施戒嚴稱還自稱為「自由中國」,因此台灣的青年菁英到美國留學,體驗美國的自由民主可貴後,萌生台灣應該「獨立建國」的思維,也因此從台灣同鄉會受到美國的鼓舞成立「台灣獨立建國聯盟」,隨著兩蔣逝世,李登輝總統解除戒嚴,「台獨聯盟」將組織公然由美國遷回台灣,擔任「台獨聯盟」主席最久的張燦鍙在台北文華大酒店接受筆者專訪時(見圖),細說「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成立由來,與如今台灣因政黨輪替已由台灣本土政黨全面執政,目前的台灣 已經是當年「台獨聯盟」爭取的自由、民主、法治與人權的「中華民國(台灣)」,因此美式台獨當年的「反國民黨專制」勢力已經是達成目的,接下來的任務應是深化台灣民主。 

 

台獨大老張燦鍙在2013年曾寫《從對立到對話:追求民主優質的台灣社會》一書,2016年又推出《從對話到共識:你我共同的台灣》,張燦鍙觀察台灣社會,所寫出的心血,呼籲藍綠兩黨放棄惡鬥,以對話取代對立,用解決「經濟」作為共同打拼的目標,也希望以此凝聚台灣內部共識,作為藍、綠陣營對話的基礎,用深化民主來化解台灣內部的紛爭,用民主化的普世價值,來爭取國際社會認的同。

 

張燦鍙深入台灣基層觀察台灣發展現況,對於民眾因經濟不振造成的不安和不確定感,感受特別深刻。張燦鍙認為,分裂的房子無法居住,一個撕裂的社會無法前進,台灣藍綠政黨之間如果只陷於盲目惡鬥,國家就會原地踏步。他建議新政府先處理比較沒爭議的「經濟議題」,讓不同黨派的人可以經濟議題藉對話找出共識,改變對立的氛圍。

從國會選舉看台獨組織 

專注於台灣獨立運動五十年的張燦鍙主席,從強力主張台灣獨立,到現在的主張整合大家的力量解決台灣社會問題,這是重大的改變。張璨鍙私下對筆者表示長期擔任台獨聯盟主席為了完成「改變台灣」的理想,當年的「台獨聯盟」組織是反台灣本島的專制,與國共爭奪中國代表權的反共無關。

 

筆者觀察當年高喊「台灣獨立」最大聲的美式台獨在台灣已因民進黨執政而式微,成為牽制在台急統派「高喊統一」時,高喊獨立的「反對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