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報社長林國華北京特稿

  2016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暨首屆國際器官捐獻與移植高級研討會,於20161017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隆重召開,開幕式後,由前中國衛生部長黃潔夫教授率中外主管「器官捐獻與移植」的主要負責人隨即在二樓北京廳舉行【媒體見面會】,台灣人民報社長林國華博士在一百多位中外記者競爭下,因擁有臨床醫學博士背景,獲得僅有的十二位發言提問機會。

 

台灣人民報社長林國華提出的問題由黃潔夫以「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主答,並由「國際移植協會」前任主席,現任美國哈佛醫學院麻省總院教授Francis Delmonico補充作答。

 

臺灣人民報社長林國華提問:我本身也是一位中醫臨床醫學博士,我還定期撰寫醫療專欄。我想要請問黃潔夫教授,你作為一個中國器官移植的掌門人,邀請了這麼多全世界的器官移植頂級專家,就東西方文化的差異來講,要推動器官移植的捐贈,有碰到什麼樣的困難?比如中國文化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棄之不孝”這樣的束縛,如何推動中國的教育能夠簽署生前器官移植契約? 

臺灣人民報提問器官捐贈文化差異

  黃潔夫部長回答:剛才臺灣的記者提出很好的問題,就是關於「文化」的問題。我首先講一個前提,在器官移植和捐獻來說,東西方的文化是沒有差別的,我們的倫理學準則是一樣的,就是敬畏生命、治病救人,《希波克拉底誓言》是一樣的,沒有差別。但是器官移植捐獻的操作者要受一些文化因素的影響,中國原來為什麼一直沒有建立這個體系呢?就是西方很科學的建立器官移植捐獻體系,它是個很完整的體系,像美國,他們都有很完整的體系,他們建立的基礎是什麼?一個是腦死亡,一個是他同意了,沒有否定。還有,他們有很完善的醫療保障體系,當然還有具體的操作,他們的社團組織相當發達,醫生能夠自己管理自己。 

      中國器官移植技術領先法治

中國為什麼一直系統地依賴死囚呢?有很多原因,第一個就是腦死亡沒有立法;第二,中國的醫改還在路上,醫事服務是非常貴的;第三,中國是幾千年的文化,家庭中一定有關鍵的人,不是你自己說行就行,一定要有家人同意。基於這樣的情況,我們在很多教授的幫助下,特別是像吳幼民教授,他是南京醫科大學的醫生,現在美國多年,是美國器官移植的醫生,他最知道東西方的文化差異。

 

我在CCTV說過,中國的器官移植、捐獻事業所以落後,絕不是老百姓和文化,而是因為「行政管理系統」,多少年來,我們的政府有關部門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入議事日程,中國的「法制」建設落後於「技術」的發展,變成多少年以來中國的器官來源依賴死囚這種很不符合倫理學的體系,受到了全世界的批評,我們中國移植醫生都說這種方法是飲鴆止渴,是一定要改變的,但是要有個過程。

 

我和芝加哥大學的邁克·米尼斯一起發表了很多文章,包括很多在座的教授都參與了中國很多「標準協議」的起草,都是大家一步一步制定的。比如腦死亡,中國制定的標準跟世界一樣,沒有差別,中國把世界上可以的循環死亡、心臟死亡、腦死亡的概念都接受,可以捐獻,設定了中國器官捐獻的死亡判定標準,加了心、腦雙死亡,還有灌注器的使用,形成了中國器官捐獻的標準,這樣就不要免掉了一個中國腦死亡的立法。

 

中國依法治國是201410月份黨中央提出的,中國是一個法治不斷完善的國家,如果你要讓人大這300多名不是醫生的委員去通過一個腦死亡的法律,他分不清什麼是植物人,也不知道什麼是安樂死,不知道什麼是腦死亡的觀念,你要這300多人去舉手表決,我想多少年也通不過。 

根據中國文化的特點,還是以心死亡為標準,承認腦死亡的就腦死亡捐獻,承認循環死亡的就是循環死亡捐獻。我們中國創立了心、腦雙死亡,用醫療設備等措施確認,你一定要心停了,我們先腦死亡判定,然後有個過渡期,然後再用,這樣就克服了中國文化中的障礙。 

      身體髮膚生命接力救人大愛

    你來自臺灣,我們同樣都是炎黃子孫,我們不要把髒水都潑到我們的祖先上面,孔夫子是說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棄之不孝”,他講“棄之不孝”,沒說救人不孝。任何一個國家的文化都有消極的一面和積極的一面,孔夫子說了很多捨生取義、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很多慈悲,很多這樣的孔夫子的話,你怎麼不用孔夫子這樣的話呢?同時,孔夫子生活在2000多年以前,如果在今天,他是第一個報名做器官捐獻的。

所以,不要把髒水潑給我們的祖先,臺灣的文化傳統也是一樣,我們要相信中華5000年的文化,古人留下了很多文化的精髓,我們要學習這種精髓。當然我們必須得向西方社會學習,應該說,世界上的文化是統一的,沒有差異的。

 

Francis Delmonico教授:我非常同意黃部長說的,說到捐獻和移植,肯定卻有一些文化的差異,這是非常明顯的、不言而喻的。但是我們有生命延續,也有大愛延續,這就是此次會議要告訴大家的主題。  

    主持人王海波:很好的問題,非常精彩的回答。也很高興知道了器官捐獻又多了一位志願者,我想,紅十字會的王平副會長可以回去把紅十字會的志願者登申系統裏加上孔夫子,可以給他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