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國華博士(台灣進步黨創黨主席)

 

1949年國共內戰的結果,形成「一個中國兩個政府」分治的事實。歷經超過一甲子的形勢演變,台灣海峽隔海分治的兩個政府,從1992年的兩岸會談,開啟和平交流取代軍事對抗,並且建立了【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默契。

2005年連戰以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身分重回祖國懷抱,國共由世仇轉為建立合作關係(可惜國民黨已成為在野黨),到了2008年,親中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馬政府執政八年的「親中政策」,讓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對台灣諸多「讓利政策」,海峽兩岸展現了「一國兩府」和平往來互動頻頻的榮景。但馬英九連任後四年台灣內政不彰,而且經濟政策過度傾中的結果,讓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經濟過度依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大陸市場。

中國國民黨執政的後四年因馬英九用人不當,台灣內政諸多政策失誤連連,造成2016年大選總統慘輸超過三百萬票,立委席次也慘輸(席次不及三分之一)淪為在野小黨的情境,台灣政黨第三次輪替。由於520蔡英文政府就任第十四任中華民國總統時的演說,只承認92會談的維持現狀結果,沒有接受中國強硬派要求直接戴上承認「九二共識」的帽子,因此中國對台灣祭出呼之已出的「窮台計畫」。

 

中國推出一帶一路經濟大戰略

中國近年崛起經濟突飛猛進,自從習近平執政後,不僅內政打廉肅貪,並提出民族主義的「偉大中國夢」,進而在經濟上推出【一帶一路】的經濟大戰略,更充份顯露中國建立經濟強權的霸氣。「一帶一路」是 20149月和10月,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訪問哈薩克和印尼時,分別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構想。 

「絲綢之路經濟帶」重點在暢通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戰略涵蓋東南亞經濟整合、東北亞經濟整合,最終以融合一起通向歐洲,形成歐亞大陸經濟整合的大趨勢。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點方向是從中國沿海港口經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戰略是從海上聯通歐亞非三個大陸,最終可以和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合流,形成一個海上、陸地的循環乘數效應。「一帶一路」是對古絲綢之路的傳承和提升,是建設貫穿歐亞非的大通道,東邊連接亞太經濟圈,西邊進入歐洲經濟圈。 

「一帶一路」涵蓋六十五個核心國家,覆蓋面積約5539km2,約占全球總面積的41.3%;惠及46.7億人口,約占全球總人口的66.9%;區域經濟總量達27.4萬億美元,占據全球經濟總量的38.2% 

中國經濟合作發展新模式

從大陸經濟發展模式來觀察,從早期的「經濟特區」發展模式,到2014年成立的「自貿區」發展模式,都是以單一區域來突破發展。而「一帶一路」徹底打破大陸原有點狀、塊狀的區域發展模式,將重塑帶狀循環模式。從橫向看:貫穿大陸東部、中部和西部;從縱向看:連接主要沿海港口城市,並且不斷向中亞、東盟延伸。這將改變未來大陸經濟發展模式,更多強調省區之間的互聯互通,產業承接與流轉,有利於中國大陸加快經濟轉型升級。

 

再從國際經濟發展模式來看,「一帶一路」並非一個新創機制和平台,而是一種「合作發展」的理念和倡議,它將充分依靠中國大陸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制,也藉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經濟合作平台。既不會大陸對現有合作機制和區域合作平台產生重疊或競爭,還會為這些機制與平台注入新的內涵和活力。 

一帶一路經濟戰略分析

一帶一路是從國際與國內雙層考量後提出的經濟大戰略,(一)國際戰略: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壯大,美國在APEC的話語權被中國削弱,加上美國重返亞洲,致力推動TPP的建設,希望通過用TPP替代APEC,在經濟上孤立中國。而2014年北京APEC會議,中國力推亞太自貿區和「一帶一路」反擊,就是要藉強化APEC的功用,來抵抗外侮。

 

尤其APEC代表的是整個亞太的利益,中國強化APEC同時,也代表中國的利益能起到積極對沖美國TPP的戰略計劃。中國提出兩個符合大方向的戰略:「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和「21世紀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就是「一帶一路」 戰略。如果中國的「一帶一路」完成歐亞兩大陸的經濟整合,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力量將被擠出,而失去全球霸權。 

【一帶一路】提出雖只有一年多,但已經獲得包括亞太國家、中亞和歐洲國家的認可,顯然未來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可以和APEC平台對接,推動融合歐亞大陸,甚至歐亞非大陸的經濟整合,走出互惠互利的發展共贏之路。 

 (二)國內戰略:「一帶一路」可作為中長期國家發展戰略,可以解決中國目前遭遇的四個困境戰略。 

1. 去化市場的過剩產能:因為中國目前不僅有過剩產能,也還有過剩外匯資產;而新興市場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仍然欠缺,中國可利用積累的外匯儲備作為拉動全球增長的資本金,同時通過資本輸出帶動消化國內過剩產能。由於中國傳統的出口國較為單一和集中於美、歐、日等國,且這些傳統的出口市場開拓已經趨於成熟,成長空間不大,因此國內的過剩產能很難通過傳統的出口市場消化。而在結構轉型、國內消費推進成效不彰的情況下,通過「一帶一路」的戰略來開闢新出口市場。 

2.解決資源獲取不穩定:由於中國的油氣資源、礦產資源對國外的依存度較高,而這些資源主要通過沿海海路進入中國,單一渠道不穩定和不牢固風險高。「一帶一路」剛好打通陸路資源進入的通道。 

3. 強化經濟戰略縱深和國家安全:目前中國的資源進口主要還是通過沿海通路,直接暴露戰時易受外部威脅。另外,中國的工業和製造基礎設施也集中於沿海,如果遇到外部的打擊,整個中國會瞬間失去生產能力。相對,戰略縱深較高的中西部地區,因為地廣人稀,有很大的工業和基礎設施發展潛力,且在戰時受到的威脅較少,若通過「一帶一路」加大對西部地區的開發,將有利於戰略縱深的拓展和國家安全的強化。 

4.區域經濟整合主導貿易權: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不僅能沖掉美國主導「孤立中國」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TIP(跨大西洋貿易伙伴談判)戰略,還有機會在歐亞大陸經濟整合中,搶占貿易新規則制定權。掌控國際貿易主導權,定價權和資源配置權,可主動加速主導區域經濟整合,提升中國的區域經濟影響能力。 

蔡英文520上台主政後,因為未配合中國提出的承認【九二共識】,僅強調維持現狀。因而中國祭出不友善的經濟制肘,蔡政府為了自力救濟,在國際上採【親美友日拒中】策略,在經濟上為了解決西進受制的商道,不得不倉促推出「新南向政策」。

「南向政策」是1990年代中華民國政府啟動的一種外交和經濟政策,推動經濟投資往東南亞轉移,並意圖使用經濟力量擴張一些政治影響力。蔡政府認為台商在中國大陸投資環境日益惡化,應轉移至東亞或印度投資。 

「新南向政策」是一個以「人」為核心的對外經濟新戰略,未來希望以五年為期,積極推動與東協及南亞國家的人才、產業、投資、教育、文化、觀光、農業等密切的雙向交流與合作,貿易與投資只是合作面向之一,要全力發展與建構台灣與東協及南亞國家21世紀新夥伴關係。然而東南亞地區先天上在語言、文化、政治、宗教上與台灣的差異都很大。台灣要進軍東南亞的「人才」顯然不足。 

人人皆知這兩個地區的經濟發展頗為旺盛,但是台灣要以何種方式,採取那個角度打入東協經濟共同體和印度次大陸呢?蔡政府特地在總統府設置「新南向政策辦公室」,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黃志芳表示,改善國內投資環境與推動新南向政策並不衝突,若能在東協、南亞有所作為,將可為台灣經濟創造外部的支撐力量,這種如意算盤應是美麗辭藻的空話。 

新南向政策註定無效

筆者認為:蔡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是新瓶裝舊酒,是窒礙難行的政策,是注定功虧一簣的無效政策。南向政策歷經李登輝第一次南進政策及陳水扁第二次南向政策,兩位總統推動的南進政策都告失敗,現在中國崛起已成為經濟強國,台灣所處的外部經濟更難與中國競爭,新南向政策如果無法突破「關稅壁壘」與「外交關係」這兩道銅牆的封鎖,蔡英文所推的第三次「新南進政策」是七分注定無效而失敗。 

回顧第一波南向投資在19943月,中華民國政府通過《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合作綱領》,先期包括泰國、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新加坡、越南、汶萊等7個國家,在經濟交流上得到不錯的效果。但到李登輝政府時代後期,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群聚效應大幅增強,南向政策漸漸失效;尤其是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令台商撤資不少。2010年代後,隨著大陸工資及經營成本上漲,台商又逐漸增加對東協國家的投資,南向政策再度受到重視。

就東協內需市場來說,2014年印尼、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和越南的所謂「東協五國」,名目GDP已突破2兆美元,直逼四小龍(台灣、韓國、新加坡及香港)的規模;另外,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預估,東協國家在20132017年間的平均經濟成長率達到5.5%,不只已擺脫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造成的傷痛,更可望重新出發後在全球經濟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蔡政府明知難行不能不南向

為了突破中國的封鎖,蔡政府不得不再往南向推進,政策上協助台灣各個產業布局東協各國。中華民國經濟部投資業務處處長連玉蘋今年4月曾率團前往泰國,考察當地曼谷及羅勇府汽車產業聚落,協助台灣業者尋找適合的布局地點及促進節能、自動化設備出口商機,拓展東協市場。連玉蘋指出,經濟部已與泰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建立定期產業投資合作平台,將共同推動建立台灣產業聚落,協助台商排除投資障礙,並規畫於東協各國設立Taiwan Desk,由專人提供當地產業、法律、稅務等相關投資諮詢服務。經濟部亦將持續提供資訊供廠商布局海外參考,並透過與東南亞國家洽簽,及更新投資保障協定,建構完善台商安全防護網。 

兩岸攜手南向才能共創雙贏

英全政府所推的「新南向政策」與李登輝時代舊的南向政策對照,新南向政策強調經貿之外,以「人」為本的多面向合作。但能否成功的重點仍在經貿上的實益,倘若「新南向政策」無法解決台商在東南亞市場所面臨的高關税及投資障礙,「新南向政策」注定要失敗,不如把經費用在台灣島內挹注【經濟在地化】。 

因為當前亞太區域經濟處於RCEPTPP兩股力量的整合及角力,中國大陸與東協之間的經貿關係實非台灣所能取代。中國大陸與東協十國已於2010年成立中國大陸-東協自由貿易區,RCEP雖是東協所創但實質上是以中國大陸為首。中國大陸與東協十國的經貿關係,使得東協亦成為中國大陸第三大貿易伙伴。台灣想繞過中國是很難加入RCEP的! 

台灣需要開啟【民共合作】的新紀元

蔡政府應從如何改善兩岸關係,爭取加入「亞投行」及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一同攜手進軍東協市場,一齊邁向世界經濟市場才是正途。台灣產業也可藉由参與一帶一路建設進入東南亞國家。透過在東南亞國家設置兩岸園區的合作模式,選擇兩岸產業生產優勢,落實兩岸產業供應鏈合作,在兩岸園區合作中避免重複投資惡性競爭,唯有如此才能共創兩岸雙贏,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有漢賊不兩立的世仇都能攜手合作,中國共產黨與台灣的民進黨無冤無仇,開啟【民共合作】的新紀元才是台灣蔡英文政府努力的新紀元。 

既然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已放棄【虛假台獨】的口號,擁抱實質的「中華民國」,那麼在中國指出蔡英文為答完的試卷中,接受中共虛假【九二共識】面子,贏回為台灣人民【經濟富裕】的真實裏子,有何不可呢?中國唯有繼續推動兩岸良性循環互動,建立兩岸的互信互助機制,先協助台灣在東南亞建立經濟灘頭堡,再攜手進軍世界經濟,給執政的蔡政府一個《富台計畫》,給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一個讓台灣人民感動感恩的實質計畫,才能共圓未來統一的【中國夢】。